Loading the player...

妙用排比

排比手法的定义、类型和效果。

1963年8月28日,马丁·路德·金(Martin Luther King, Jr)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《我有一个梦想》(I Have a Dream)的演说。在黑色皮肤仍是一种桎梏的六十年代,这篇演说发出了呼吁自由平等的时代最强音。演说的精神内核和马丁·路德·金饱满浓烈的演讲风格,让它即使历经几十年的时间冲刷,仍然屹立不倒,为后世铭记。


从技巧方面来说,这篇演说之所以能够如此深入人心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马丁·路德·金在其中所运用的修辞手法。大学里但凡涉及修辞的课程,几乎无一不以《我有一个梦想》为范例。而在众多修辞中,存在感最强、效果最显著的,就是排比。

由语法结构相似的短语组成句子,或者由语法结构相似的句子组成段落,能达到“1+1>2”的效果。单独成句、成段就好似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排比则以一条绳线贯穿其中,使秉持相同核心思想的语言单位规整到相似的结构之下,把散落的珠子串成一件闪耀的珠宝首饰。而因为演讲这种形式的及时性和目的性,演讲者们为了更好地传递信息、打造更具感染力的演讲风格,常常会采用排比的修辞手法。

I came, I saw, I conquered!

-Julius Caesar


这种手法也被广泛地运用在诗歌、议论文等写作形式中。前不久辞世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广为流传的《乡愁》一诗中,就运用了排比手法。诗歌短小却整齐,让其中的思乡之情随着诗歌的展开缓缓渗了出来,撩拨着无数游子的心;弗朗西斯·培根(Francis Bacon)的《论学习》(Of Studies)一文是议论文的经典之作,无论是英文原文,亦或王佐良先生的译作,都处处体现着排比在议论文中举重若轻的作用。


Studies serve for delight, for ornament, and for ability. Their chief use for delight, is in privateness and retiring; for ornament, is in discourse; and for ability, is in the judgment, and disposition of business.

-Francis Bacon


读书足以怡情,足以博彩,足以长才。其怡情也,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;其博彩也,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;其长才也,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。

——王佐良 译


那么到底什么是排比?排比有哪些类型?排比在不同文体之中能起到怎样的效果?今天,让我们一起观看微课A Rhectorical Device-Parallelism,共同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讨论区
还可以输入500 个字